当前位置:
首页
>县情>张载文化

大易篇

发布日期:2021-04-23 09:39:33 信息来源: 眉县文化和旅游局 浏览次数:

《大易》不言有无,言有无,诸子之陋也。

《易》语天地阴阳,情伪至隐赜而不可恶也。诸子驰骋说词,穷高极幽,而知德者厌其言。故言为非难,使君子乐取之为贵。

《易》一物而三才:阴阳气也,而谓之天;刚柔质也,而谓之地;仁义德也,而谓之人。

《易》为君子谋,不为小人谋,故撰德于卦。虽爻有小大,及系辞其爻,必谕之以君子之义。

一物而两体,其太极之谓欤!阴阳天道,象之成也;刚柔地道,法之效也;仁义人道,性之立也。三才两之,莫不有乾坤之道。

阴阳、刚柔、仁义之本立,而后知趋时应变,故“乾坤毁则无以见易”。

六爻各尽利而动,所以顺阴阳、刚柔、仁义、性命之理也,故曰“六爻之动,三极之道也”。

阳徧体众阴,众阴共事一阳,理也。是故二君共一民,一民事二君,上与下皆小人之道也;一君而体二民,二民而宗一君,上与下皆君子之道也。

吉凶,变化,悔吝,刚柔,《易》之四象欤!悔吝犹赢不足而生,亦两而已。

尚辞则言无所苟,尚变则动必精义,尚象则法必致用,尚占则谋必知来。四者非知神之所为,孰能与于此?

《易》非天下之至精,则词不足待天下之问;非深,不足通天下之志;非通变极数,则文不足以成物,象不足以制器,几不足以成务。非周知兼体,则其神不能通天下之故,不疾而速,不行而至也。

示人吉凶,其道显矣;知来藏往,其德行神矣。语蓍龟之用也。

显道者,危使平,易使倾,惧以终始、其要无咎之道也。神德行者,寂然不动,冥会于万化之感,而莫知为之者也。受命如响,故可与酬酢;曲尽鬼谋,故可以佑神。

开物于几先,故曰“知来”;明患而弭其故,故曰“藏往”。“极数知来”,前知也。前知其变,有道术以通之,君子所以措于民者远矣。

“洁静精微”,不累其迹,知足而不贼,则于《易》深矣。一本云“深于《易》矣”。

天下之理得,元也;会而通,亨也;说诸心,利也;一天下之动,贞也。

乾之四德,终始万物,迎之随之不见其首尾,然后推本而言,当父母万物。

《彖》“万物资始”,故不得不以元配乾;坤其偶也,故不得不以元配坤。

仁统天下之善,礼嘉天下之会,义公天下之利,信一天下之动。

六爻拟议,各正性命,故乾德旁通,不失太和而利且贞也。

颜氏求龙德正中而未见其止,故择中庸得一善则拳拳服膺,叹夫子之忽焉前后也。

乾三四,位过中重刚,庸言庸行不足以济之,虽大人之盛有所不安,外趋变化,内正性命,故其危其疑,艰于见德者,时不得舍也。九五,大人化矣,天德位矣,成性圣矣。故既曰“利见大人”,又曰“圣人作而万物睹”。亢龙以位画为言,若圣人则不失其正,何亢之有?

圣人用中之极,不勉而中;有大之极,不为其大。大人望之,所谓绝尘而奔,峻极于天,不可阶而升者也。

乾之九五曰:“飞龙在天,利见大人”,乃大人造位天德,成性跻圣者尔。若夫受命首出,则所性不存焉。故不曰“位乎君位”,而曰“位乎天德”;不曰“大人君矣”,而曰“大人造也”。

庸言庸行,盖天下经德达道,大人之德施于是者溥矣,天下之文明于是者着矣。然非穷变化之神以时措之宜,则或陷于非礼之礼,非义之义,此颜子所以求龙德正中,乾乾进德,思处其极,未敢以方体之常安吾止也。

惟君子为能与时消息,顺性命,躬天德,而诚行之也。精义时措,故能保合大和,健利且贞,孟子所谓始终条理,集大成于圣智者欤!《易》曰:“大明终始,六位时成,时乘六龙以御天。乾道变化,各正性命。保合大和,乃利贞。”其此之谓乎!

成性,则跻圣而位天德。乾九二正位于内卦之中,有君德矣,而非上治也。九五言上治者,言乎天之德、圣人之性,故舍曰“君”而谓之“天”,见大人德与位之皆造也。

大而得易简之理,当成位乎天地之中,时舍而不受命,乾九二有焉。及夫化而圣矣,造而位天德矣,则富贵不足以言之。

“乐则行之,忧则违之”,主于求吾志而已,无所求于外。故善世博化,龙德而见者也;若潜而未见,则为己而已,未暇及人者也。

“成德为行”,德成自信则不疑所行,日见乎外可也。

乾九三修辞立诚,非继日待旦如周公,不足以终其业。

九四以阳居阴,故曰“在渊”;能不忘于跃,乃可免咎。“非为邪也”,终其义也。

至健而易,至顺而简,故其险其阻,不可阶而升,不可勉而至。

仲尼犹天,“九五飞龙在天”,其致一也。

“坤至柔而动也刚”,乃积大势,诚而然也。乾至健无体,为感速,故易知;坤至顺不烦,其施普,故简能。

坤先迷不知所从,故失道;后能顺听,则得其常矣。

造化之功,发乎动,毕达乎顺;形诸明,养诸容载;遂乎说润,胜乎健;不匮乎劳,终始乎止。

健、动、陷、止,刚之象;顺、丽、入、说,柔之体。

“巽为木”,萌于下,滋于上。“为绳直”,顺以达也。“为工”,巧且顺也。“为白”,所遇而从也。“为长,为高”,木之性也。“为臭”,风也,入也。“于人为寡发广颡”,躁人之象也。

“坎为血卦”,周流而劳,血之象也;“为赤”,其色也。

“离为乾卦”,“于木为科上槁”,附且躁也。

“艮为小石”,坚离入也;“为径路”,通或寡也。

“兑为附决”,内实则外附必决也;“为毁折”,物成则上,柔者必折也。

“坤为文”,众色也;“为众”,容载广也。

“乾为大赤”,其正色也;“为冰”,健极而寒甚也。

“震为萑苇”,“为苍茛竹”,“为旉”,皆蕃鲜也。

⚊(吾人注:阳爻)陷溺而不得出为坎,⚊附丽而不能去为离。

艮一阳为主于两阴之上,各得其位而其势止也。《易》言“光明”者,多艮之象,着则明之义也。

蒙无遽亨之理,由九二循循行时中之亨也。

“不终日贞吉”,言疾正则吉也。仲尼以六二以阴居阴,独无累于四,故其介如石;虽体柔顺,以其在中而静,何俟终日,必知几而正矣。

坎维心亨,故行有尚。外虽积险,苟处之心亨不疑,则虽难必济而往有功也。

中孚,上巽施之,下悦承之,其中必有感化而出焉者。盖孚者覆乳之象,有必生之理。

物因雷动。雷动不妄,则物亦不妄,故曰“物与无妄”。静之动也,无休息之期,故地雷为卦,言反又言复,终则有始,循环无穷。人,指其化而裁之尔;深,其反也;几,其复也;故曰“反复其道”,又曰“出入无疾”。

“益,长裕而不设”,益以实也;妄加以不诚之益,非益也。

“井渫而不食”,强施行恻,然且不售,作《易》者之叹欤!

阖户,静密也;辟户,动达也。形开而目睹耳闻,受于阳也。

辞,“各指其所之”,圣人之情也。指之所,趋时尽利,顺性命之理,臻三极之道也。能从之则不陷于凶悔矣,所谓“变动以利言”者也。然爻有攻取爱恶,本情素动,因生吉凶悔吝而不可变者,乃所谓“吉凶以情迁”者也。能深存《系辞》所命,则二者之动见矣。又有义命当吉当凶、当否当亨者,圣人不使避凶趋吉,一以贞胜而不顾,如“大人否亨”,“有陨自天”;“过涉灭顶凶无咎”,损益“龟不克违”;及“其命乱也”之类。三者情异,不可不察。

因爻象之既动,明吉凶于未形,故曰“爻象动乎内,吉凶见乎外”。

“富有”者,大无外也;“日新”者,久无穷也。

显,其聚也;隐,其散也。显且隐,幽明所以存乎象;聚且散,推荡所以妙乎神。

“变化进退之象”云者,进退之动也微,必验之于变化之着。故察进退之理为难,察变化之象为易。

“忧悔吝者存乎介”,欲观《易》象之小疵,宜存志静,志所动之几微也。

往之为义,有已往,有方往,临文者不可不察。


打印 关闭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